钟弋然

沉迷冷cp无法自拔,欢迎安利,沉迷布袋戏。cp:问荧,女帝红椒,觉玉,地冥与邪凡双子,帝父十七,附加朱文圭x方思明。进度随新剧

离经生贺

离经生贺#
糖葫芦篇
伪糖
一度觉得我写不出糖…

今天是玉离经的生日。
苦境还在动乱,正逢战事,理应一切从简,所以即使贵为一门主事,离经的生日,也只是门内简单的庆祝了一下,这还是因为他拗不过司卫云忘归还有邃无端他们。不过,整日为武林各种大大小小的事奔波劳累,他也确实好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
难得喝了点酒,玉离经借口忘记拿一样东西,避开了几个门内弟子,偷偷溜了出去,有他在,大家总是放不开玩,另一方面,也是出来散散酒气。
许是因为夜已渐深,一路上除了巡视的弟子外并无多少人,也免去了他一一见礼的繁琐之处,玉离经怀着心事,一个晃神,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昊正五道…
那个地方,他不常去,若是去,定是为了见一个人,有时候甚至只是远远望一眼,已然足够。
镇守昊正五道第一关的,是法儒尊驾君奉天,刚正不阿,正气凛然,若非单锋罪者一案再掀儒门风波,他携众请托,尊驾才肯现身入世,平时,除了闯关外,定是不常见到的,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法儒尊驾,还是他的亚父。
血河战役,是亚父将他救回,抚养长大,后来亚父胜任法儒之位,他一路追循他来到儒门,亚父却一直不肯与他相认。对于君奉天的用心,离经一直懂,也早就习惯了他的冷淡,只是,每次还是会难抑失落,今天的生日,他略微低落便是如此。虽然知道君奉天很忙,平时也不常出昊正五道,更不会参与这样活动,今天他没有来,离经还是有些低落了,就像没有得到糖的小孩子。
想到这,离经笑了笑,他还小的时候,经常缠着亚父抱,那个时候亚父还是黑发,年轻帅气,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并不是现在的亚父不好,只是,他觉得,现在的亚父仿佛失去了什么东西,好像是笑,但是,还有更深沉的东西罢,只是,亚父一直不愿让他知道。以前他还会问,但是问多了发现没有答案后,离经就知道,是亚父不想让他知道的事,也许是他还不足够与他并肩吧,亚父之事和苍生之愿,他同负于心。
边想着,玉离经已经踏入了昊正五道,等他后知后觉的时候,还以为要被训斥了,却意外的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玉离经微愣,亚父竟是不在吗,难道是想要和他一起庆生所以出去了?但是他很快便否决掉了这个想法,于公于私,那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战事在前,一切从简,生日,终究也不过是个日子…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亚父不在,那他就帮忙固守一下吧,说不定还可以制造一下谈话的机会…玉离经心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也就没有注意到要等的人已经回来了。
“主事,深夜来此,有何要事?”
君奉天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抬头看月,眉目间带了些寂寥的主事,与在儒门弟子面前的从容有些许不同,面对自己,他总是有些小心翼翼,又想着证明自己,每次想叫亚父又在出口的瞬间换回了尊驾的称呼,一副弱弱的乖巧的样子,想到这,他面目软了些,心中微微一叹,然而说出的话依然如此清冷。
听到声音,玉离经连忙回头,双眼瞬间亮了,却还是恭恭敬敬的行礼,“亚…尊驾,离经在殿中无事,便想来找尊驾探讨一些事务,没想到尊驾不在,就想着先等一会,也是为尊驾镇守一下昊正五道。”半真半假,不失恭谨,玉离经已经做好了被君奉天几句话冷到的思想准备了,甚至还在思考怎么多留一会,跟亚父聊聊天,却半天没有得到回应,他抬头悄悄瞄了一眼,发现君奉天轻轻将头偏了下,不太自然的问道:“今天,是你的生辰?”
玉离经倒是愣了一下,下意识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看君奉天神色亦是看不出什么,也就乖乖点头答是,内心却是有些压不住的小雀跃,原来亚父是记得他的生日的,只是他还知道保持一下形象,不然怕是要跳了起来了,虽说如此,但是眉目间还是带着明显的喜悦。
“嗯。”君奉天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看了看玉离经小孩子似的一副开心极了又非要压下去的小表情,忍不住补充了一句,“晚上可有何安排?”并没有马上得来回答,君奉天看过去,发现玉离经呆呆愣愣的,便又叫了一声主事,离经这才慌慌张张的答到,“没…没有。”语气都有些结巴,君奉天无奈,拂袖转身,淡淡的声音这才传来:“既然无事,便陪我一起走走吧。”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走在略显寂静的小道上,虽是无言,但时光却仿佛穿越回了小时候,年轻的君奉天经常带着小离经出门,吃各种各样的东西,小离经走累了就缠着君奉天抱,手上的糖葫芦蹭了他一身…玉离经有些恍惚,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说起来,这还是这么久以来,君奉天第一次主动提到他的生日,即使是这样的走一走,他都觉得,好像离亚父又近了一些。
走着走着,玉离经发现,这条路竟是下山的路,他不由得偏头去看君奉天的神色,却是注定无法从那张一脸严肃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只好乖乖跟着,神游着些小时候的事,市集他偶尔会和司卫一起去,倒是不觉得新鲜了,只是亚父该是没有来过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带他来这里。
有小贩拿着一扎糖葫芦走过,玉离经忍不住停下来,似是被那抹将要淡出记忆却又牢牢记着不放的红所吸引,又觉得好笑,以前来的时候,该是也有糖葫芦的,怎么偏偏就觉得这一次的不一样。
玉离经的停顿君奉天自然感觉到了,他沉默着停下,不动声色的拦下了小贩,买了一串糖葫芦,然后递到了玉离经面前,待离经几分小心几分乐开怀的接过糖葫芦,他已经背过身继续走了,就好像刚刚做出这样举动的不是他。离经好像胆子大了些,转身偷偷买了串,跑到君奉天身边递到他面前,一脸笑意,“亚父,糖葫芦要一起吃才好吃嘛。”
君奉天停下脚步看着玉离经,脑海中闪过许多人的身影,最终化为一声叹息,他伸手摸了摸玉离经的头发,就像小时候他经常摸小离经的动作一样,然后接过了糖葫芦。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放起了烟花,一时之间嘈杂的声音充斥在耳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玉离经仿佛听到君奉天说了一句话,但是太轻太淡,他不知道是否听错。
那是句很熟悉又很陌生的话,很多年他都没有从那个人口中听到了。
“离经,生日快乐。”
玉离经笑了,他想,这大概是他过得最印象深刻的一个生日吧。
因为,有亚父在。

END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