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弋然

沉迷冷cp无法自拔,欢迎安利,沉迷布袋戏。cp:问荧,女帝红椒,觉玉,地冥与邪凡双子,帝父十七,附加朱文圭x方思明。进度随新剧

仙人掌与契

最近重温小花仙,做了西蒙和塔巴斯的系列任务,算是看了剧情后一时脑洞的产物
有点粗糙
说实话挺多都记不得了

西蒙王子最近总被新来的小花仙们问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喜欢仙人掌,毕竟无论什么时候,他的手上总是捧着一小盆仙人掌。
“那可真是一个复杂又充满回忆的故事。”
西蒙坐在意境原野的草地上,遥望着那些高大挺拔,生机勃勃的仙人掌🌵,微笑着对托腮看着他一脸沉迷的小花仙说到。
提到仙人掌,就要说起他那个执着又倔强的弟弟,塔巴斯。
花仙在诞生之时,都将被赐予祝福,塔巴斯也不例外。只是普普拉花神在赐予祝福的时候,却断言,这个孩子的眼睛会给别人带来不幸,必须封印起来。
地位最高,最今人崇敬的普拉拉花神的话,就像是一根导火索,渐渐地,关于塔巴斯眼睛的传言被“魔鬼化”,大家都开始忌惮、疏离塔巴斯,也是因为如此,原本活泼开朗的小塔巴斯,因为众人的远离和议论,渐渐的开始封闭起来。在这样越演越烈的局面下,他深深记得,母亲的教导。
“无论世间如何变化,塔巴斯永远是你血浓于水的弟弟,你一定要保护好弟弟。”
其实,纵使没有母亲的那番话,他也会好好照顾那个小小的孩子,那是他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暗暗下定的决心。
母亲身体不好,早在生下塔巴斯不久后便永远的离去了,塔巴斯甚至从来没有见过她,因此,塔巴斯灰色的童年里,繁忙的父亲和温柔的哥哥,就是他唯一的色彩。父亲是一国之主,忙国家的事务太多,难免疏忽了照顾,所以,那时候的塔巴斯总是粘着他,整天跟在他身后叫“哥哥”,生怕哥哥也不陪他玩,像个小跟屁虫。
还记得那个时候,塔巴斯好像总是很讨厌他手上拿着的仙人掌,那时候他还刚会说话,但是总是哭,而那个时候的自己,特别喜欢沙漠中常见但是又生命力十分顽强的仙人掌,时常种植了小小的一盆拿在手里观察,误打误撞的,就发现当他手上拿着仙人掌,在哭啼啼的塔巴斯眼前晃的时候,他就不哭了,还会傻呵呵地冲自己笑。所以,为了逗塔巴斯开心,他养成了随身带着一盆仙人掌的习惯,学着照顾和培养,渐渐就养成了仙人掌不离身的习惯。
后来,塔巴斯生病,发了一场高烧,虽然已经及时叫了医疗的小花仙前来治病,但是担心塔巴斯因为发烧觉得口渴,他特地学习用仙人掌制作了沙漠之泉,给塔巴斯吃,也是从那以后,塔巴斯变得很喜欢吃沙漠之泉,他就更热衷研究仙人掌了。
仙人掌,外表坚硬带刺,内心却很甜蜜,能够抵御酷热,在沙漠之中生存,孤独的坚强,像极了塔巴斯。
“然而,那些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西蒙笑着结束了这个故事,送别听完故事一脸满足的小花仙,继续在黄沙中坐了下来。
他还记得,孩童时和塔巴斯的约定,如果是他当了国王,他就让他当自己的大将军,如果是塔巴斯当了国王,他就当塔巴斯的宰相。
可是塔巴斯,你什么时候回来?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