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弋然

沉迷冷cp无法自拔,欢迎安利,沉迷布袋戏。cp:问荧,女帝红椒,觉玉,地冥与邪凡双子,帝父十七,附加朱文圭x方思明。进度随新剧

【鬼玉亲情向】

《儿砸你要的是这个玻璃珠还是这个水晶球》
又名《一个钻石引发的血案》

这是什么智障的标题x
但是懒得改了xxx
ooc预警

鬼麒主最近一直很困扰一个问题,他的团子儿砸…不知道是不是怨念他以前丢过他,变得特别粘人,而且还有个怪癖,就是对他额头上的钻石非常有执念,不给摸就一哭二闹三离家出走,由于太闹腾,惹得街坊邻居还有八部众同事意见很大。
一开始鬼麒主以为儿砸只是喜欢这种晶莹剔透的小东西,出门执行任务回来的时候,特地买了一小袋亮晶晶的玻璃球纪念品,挑了几个好看的扔到儿砸面前,果然成功的把小团子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本来以为可以松口气安安心工作了,但是还没等他屁股坐热,他的宝贝儿砸又哭起来了…
等他跑过去一看,发现他儿砸趴在地上委委屈屈,旁边玻璃珠撒了一地,不仅如此,房间里还碎了不少东西,想也不用想也知道是儿砸搞破坏了,然而不能打,儿子会哭,也不能骂,吓到儿子自家妻子闹起来更难办。面对上司都可以面不改色的鬼麒主表示,真的头疼,他再也不想带儿子了!但是没有办法,寰灵出差去了不在,儿子只能他带,给别人也不放心。
“宝贝儿子,怎么了,不喜欢玻璃珠吗?”身为智者,鬼麒主表示,除了儿子和妻子,没有其他人能让他这么温柔的说话了,然而对方不吃这套,看到他来了就一个劲的往他身上爬,时不时的滑下来,必须还得他拖着,爬上去了就想扣他身上的钻💎,拖着小奶音嘟囔着,“那个,没有爹亲的好看…”然后伸出爪子开始抓。
虽然儿子撒起娇来特别可爱,但是这个钻,鬼麒主表示他真的不能给也给不了…可是,无数次的失败已经告诉了他,不要试图跟一个团子讲道理,因为他们就不会按道理和套路出牌。鬼麒主默默把儿子的手从额头上扒下来,这样想到,然后随手把自己放到一边的扇子拿过来,塞到儿子手里,肉疼的看着被转移了注意力的儿子扯着扇子毛玩得不亦乐乎…
下次应该叫同事送一车扇子回来,备用!
这一个下午,伟大的鬼主默默的放弃了自己的工作,陪着离经团子从卧室玩到书房,再从书房玩到浴室,玩到最后本来只是看着团子不让他搞破坏的鬼麒主,自己也跟着玩了起来…还好鬼麒麟不在,不然看到这一幕,还不知道怎么吐槽鬼主,尤其是鬼麒主总是把它当坐骑给他儿子“骑马”玩,它已经不爽很久了!虽然它不爽也没有用,他的主子比它还惨…但是它可以偶尔跟寰灵告告状,比如“鬼麒主今天又把离经一个人丢卧室了”又比如“鬼麒主天天给孩子玩那种容易被吞下去的小东西”。
因为这些事,鬼麒主没少被寰灵说,导致他一怒之下,买了个大大的水晶球,虽然这与他买这些东西的目的好像偏离了,但是离经还挺喜欢这个水晶球的,时不时拿出来玩玩,鬼麒主也特别喜欢拿着水晶球逗小离经,今天也是一样,他拿出亮晶晶的水晶球和同样亮晶晶的玻璃珠,用一种诱拐的语气问道,“儿砸,你要的是这个玻璃珠还是这个水晶球,只可以选一个。”小离经东看看西瞧瞧纠结不定,鬼麒主就在旁边得意的笑,仿佛恶整了
儿子一把,然后下一秒就被意识到不对劲的离经扑倒在地,还滚了两圈,小离经最想要的,当然还是爸爸的钻。
晚上,寰灵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的房子和鬼麒主脸上光荣的几个爪印,以及熟睡在沙发上的小离经,还好鬼麒主还记得给他盖上被子,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寰灵的火焰。
但是,鬼麒主的房子,还是发出了各式奇奇怪怪的声音,仿佛是惨叫。
八部众一致表示,鬼麒主一家一如既往的那么恩爱,什么,惨叫?他们怎么没听到。

end

其实鬼主只是让着他们而已xxx
三月答应亲友的,今天终于写完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