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弋然

沉迷冷cp无法自拔,欢迎安利,沉迷布袋戏。cp:问荧,女帝红椒,觉玉,地冥与邪凡双子,帝父十七,附加朱文圭x方思明。进度随新剧

【非常君x玉离经】玉非玉

ooc私设?
假设玉离经是非常君养大
大概是上,下文不定,此部分甜的,放心食用

非常君觉得,他本不应该多管闲事的,虽然他是个老好人。

就在刚刚,他在寻找美食的路上,目睹了一场厮杀,虽然及时出手,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凡人的脆弱。
老人颤抖着手紧紧抓着他金色衣袍,指了指身边昏迷过去的半大孩子,嘴巴张了张,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便完全失去了气息,但是他还是明白了老人之意。

“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啊!”

虽是这样感叹,非常君还是揽下了老人这托孤一事,以他之能为,为这孩子选一处好人家,护他平安无事不过举手之劳。

他抱起那个孩子,瘦瘦小小一只,一点份量也没有,看起来十几岁都没到,也就脸上的婴儿肥还带了点肉,包子似的,让人想啃一口。这样想着,非常君自己都愣住了,不过,不知为何,他有点舍不得把这个小家伙交给别人了。

那就自己养吧,给习烟儿做个伴。非常君这样想到。

非常君知道孩子的名字叫玉离经,这个姓让他想到了同为三乘的玉逍遥,但这也不过是一闪而过。

离经初来时很瘦,还有点怕生,他记不得过去的事,也记不得那个老人,却独独记得一个年轻男子,听说是他的亚父。

“亚父会喂我糖葫芦,会摸我头,而且,武功特别厉害!”

小离经谈起亚父的时候,眼睛中闪着光,让非常君不由得避开了他的目光,反手塞了个鸡腿堵住他的嘴,寻思着,得让习烟儿多做点美食,他的离经太瘦了,要是婴儿肥都瘦没了,他还怎么捏捏捏。

而且,每次离经提到那个亚父,他就不舒服,这种感觉,第一次让他觉得难以掌控。面对如此异端,直觉告诉他应该亲手毁掉,但是如此,就不符合他的作风了。

留着吧,这个孩子,说不定以后有大用。

玉离经,似乎打破了明月不归沉长久以来的宁静。

非常君仍然记得,那天那个孩子从他怀里醒来,瘪嘴要哭,对这种情况实在应付不来的非常君只好取了块随身带着的糕点塞进了他嘴里,后来那几块糕点在路上,全被他们两个分吃了。

离经是饿的,非常君却是累的。但不知为何,一直四处游历,尝遍天下美食的他,再美味的也曾吃过,却不如那天和离经一起吃的那小小一块糕点。

玉离经在他身边长大,从一个婴儿肥的小团子,变成了俊朗的少年,不过,即使样子变了,声音变了,性格变了,他也还是爱黏着非常君。

玉离经喜欢在非常君打伞的时候钻进他的伞里,跟他一起转圈圈玩,喜欢在他的督促下练完剑后,一起享受下午茶,唯独不喜欢的,可能就是非常君的大圣果了。对此,非常君也只能仰天长叹,暴殄天物啊!然后提溜起某人的衣领,不顾他抗议的狂搓他的小脸,并嘱咐习烟儿加餐,把玉离经的婴儿肥喂出来为止。

玉离经跟着习烟儿一起叫非常君觉君,但是,非常君就是觉得离经叫的更好听,没有原因。


平静打破的那一天,是玉离经养父母的忌日,非常君放他去祭拜,途中,竟然碰到了君奉天。

然后他听到,玉离经十分惊喜的,叫他亚父,声音无比刺耳。

非常君知道玉离经是君奉天和玉逍遥的义子的时候,并没有多吃惊,他吃惊的,是玉离经竟然是鬼麒主的骨肉,不过如今看来,玉离经似乎已经忘记了过往一切,但是,见到了亚父的他,肯定会选择回到君奉天身边吧…

他退隐已久,深居简出,捡到玉离经的时候,也没有对任何人说,想来,这些年,君奉天也一直在找这个义子的下落,终于,这一次,他遇到了。

虽然找到了义子,但是,君奉天没有把玉离经带回去,而是继续拜托给了非常君。

而玉离经,却下定了决心要去儒门,是由非常君亲自送过去的。送他的路上,非常君开着玩笑说他看到亚父就不要觉君了,玉离经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他只是说,等自己学好剑法,来保护他。

然后非常君捏了捏他的脸,玉离经长大之后,这种亲密的动作,他已经很少做了,长大后的离经,确实不应该再和他共处一室,也该开始自己的人生。

非常君答应离经,会去看他。

但是,那一次之后,他就不见了。

玉离经想,非常君就是个骗子。他去儒门,是为了见亚父,却也是为了,能和他的觉君并肩。很早很早之前,他就不满足于呆在非常君的庇护里,但是,非常君只教他基本的剑法,从来不教他其他的,他想变强,而不是一直被当成一个孩子。

但是,等他变强了,那个人却不见了,说不清是谁抛弃了谁。


玉离经在儒门待了很久,他以为他会离开,但是他怕,他一走,非常君就再也找不到他了。这一待,一直到他成为儒门主事。

接任主事一职后,每天都很忙,也需要见很多不同的人,就在某一天,他突然就见到了非常君,一个客套的叫玉主事,一个客套的回人觉先生。语气儒雅,是他惯用的方式,但是玉离经只觉得,他的心,因为那个人的出现,开始变得不平静了。

粹心殿,残月高高挂着,映照出两个交缠的人影。
玉离经喝了酒,整个人都压在非常君身上,做着十分不雅的动作——咬了非常君一口,咬在肩膀上,还不放的那种。

非常君无奈的伸手抱住怀中人,用他们彼此都熟悉的,惯用的方式哄着,拍着他的背,两个人久别后的再一次相见,非常君依然是老样子,而玉离经,却是终于长开了,也长大了。

“这身衣服你穿很好看”

非常君手指抚过玉离经的背,此时,不再是少年的男人凑过来,低头吻了上去。

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如果,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看起来真的十分美好,然而,那只不过是刚刚开始。

【未完】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