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弋然

沉迷冷cp无法自拔,欢迎安利,沉迷布袋戏。cp:问荧,女帝红椒,觉玉,地冥与邪凡双子,帝父十七,附加朱文圭x方思明。进度随新剧

【非常君x玉离经】《当觉君和离经在一起之后2》下戏后的甜腻日常篇

咳,日常ooc
骰输后的产物,丢这个系列里面好了,可甜
试图安利

上文戳http://zhongyiran.lofter.com/post/1efe19f9_eebf0a76
——

最后一幕戏拍摄完成,随着导演一声结束,霹雳剧组终于杀青了。

非常君解开威亚,接过习烟儿递过来的毛巾擦擦汗,然后径直向站在远处,墨紫色头发的少年走去。

少年看起来已经等在剧组很久了,面有倦意,但是此刻看到非常君,却满满都是欣喜,待他走近时,十分熟练的将手中保温杯递给了他,而一向有洁癖的非常君自然的接过去,仰头喝了一口,在这空隙间,少年温柔的帮他理了理散乱的发丝,顺手再接过杯子。

“辛苦了,快去换衣服吧…我等你。”温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软糯,说到最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非常君仿佛看到了面前少年变成了一只猫,正拿着尾巴遮住脸,偷偷露出一条缝来看他,让他忍不住把人搂进怀里,揉搓了少年一把柔顺的头发后,才在众人起哄声中走进更衣室。

剧组里的人,很显然都认识这个少年——饰演儒门主事的玉离经,戏中温文尔雅,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下戏了也是个特别温柔的人,在这部剧里与非常君本该互不相识,最后甚至成为死敌,谁能知道他们现实生活中却是一对情侣,狗粮经常能腻死人。

网上其实也有不少人,突然发现或者被安利了这两个的邪教,都觉得越品越带感,尤其是无形之间的一种般配,对此,非常君经常感慨,他们本来就是cp,竟然在剧里沦落到了邪教拉郎的地步,至于般配,那是当然,这是相处已久的无形默契。

“离经,你和觉君什么时候见家长啊,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许是闲得无聊,习烟儿突然拿胳膊肘捅了捅玉离经,神神秘秘的问道。

本在喝水的玉离经闻言呛出了声,咳嗽着擦掉身上水渍,好不容易慌慌张张清理好,才发现不知不觉周围似乎围拢了不少人,远处的导演和云忘归他们也侧着头,竖着耳朵,一副光明正大想要偷听的样子,至于非常君的胞弟越骄子,直接大大咧咧的揽住玉离经的肩膀,一手拿着道具白骨扇扺住他的脖子做出威胁的样子,逼着他回答。

玉离经求助似的把目光投向正在和侠儒尹潇深聊天的君奉天,对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转了回去,继续聊,但是玉离经还是从君奉天身上看到了冷气。

QAQ完了完了,法儒粑粑好像生气了,肯定是因为他一直没带非常君见家长,但是…他也想啊,这不是一直在拍戏没时间嘛。哭唧唧,他应该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然而玉离经不知道的是,君奉天此刻也在试图偷听他的回答,只不过是面上维系着他高冷的样子,至于尹潇深说了什么,他其实一句也没听清。

非常君换衣服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表示一脸懵逼,这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堆人围着他老婆【咳】然后顺手拎起越骄子的后衣领,把他从玉离经身边提开,丢到一边去,并自动无视了越骄子重色轻弟之类的哀嚎,留下一句“不要欺负离经”给堵了嘴…同样被无视了的习烟儿默默蹲到正在墙角画圈圈的越骄子旁边,递给他大圣果以示安慰。

“咳…我先带离经回去了,晚上再来参加杀青宴。”顶着众人炙热的目光,非常君依然十分淡定的笑着跟剧组打完招呼,揽着有些僵硬的玉离经,抛弃了习烟儿和越骄子,光明正大的跑路了。虽看似淡定,内心却在尖叫,太可爱了!耳朵红红的,好想咬一口!然后,表面上一脸平静的停下了脚步,十分熟练对着玉离经的来了个壁咚。

“所以,我们什么时候见家长?到时候,顺带把亲给定了。”

“诶???!!”

END

꧁小剧场꧂

习烟儿:觉君秀恩爱的时候,我们都是浮云,你不要太难过了,喝点东西

越骄子:【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发现是大圣果,吐魂】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