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弋然

沉迷冷cp无法自拔,欢迎安利,沉迷布袋戏。cp:问荧,女帝红椒,觉玉,地冥与邪凡双子,帝父十七,附加朱文圭x方思明。进度随新剧

《恶作剧与新年礼物》

邪说离凡新年小剧场
提前的新年礼物?
还是第一次写邪凡双子

离凡被邪说从被子里拉出来的时候还是懵的,虽然已经坐起来了,但是瞪着迷迷糊糊的眼睛,嘴角还有口水的痕迹,抱着被子摇摇晃晃马上又要倒了,然后被忍无可忍的邪说一桶凉水泼成了落汤鸡…
“哥哥!”
清醒过来的离凡张牙舞爪的打算扑过去报仇的时候,又被湿的被子拌倒,跌了个狗啃泥,虽然不算很疼,但是声音足够响,邪说在一边默默围观了自家弟弟做的所有蠢事,再一次觉得冥冥之神可能是基因取错了。
真的不是很想认这个弟弟肿么破?
虽然总是看小弟不顺眼,但是总归是自己的弟弟,好像是觉得之前泼冷水的行为太过分,小邪说决定帮弟弟拿条毛巾过来擦擦头发,但是放毛巾的地方比他的身高要高太多了…于是,机智的邪说决定搬凳子垫高来拿。
虽然平时都有跟着冥冥之神锻炼,但是毕竟还小,力气不够大,等邪说好不容易把他们小卧室的小凳子搬到浴室,好不容易爬上凳子,还差一点点就够到毛巾的时候,离凡已经拖着被子磕磕绊绊的挪到了邪说旁边,然后挥舞着小胖手,把他哥哥推下去了…推下去了!
离凡表示,他真的只是没有站稳而已,真的没有刻意想把哥哥推下去的意思!但是,噼里啪啦接连玻璃破碎的声音,让他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觉得比起哥哥的捉弄,他们父亲的怒火可能更加可怕。邪说倒下去不小心扫过的洗漱台…上面全是美妆博主永夜剧作家的化妆品护肤品…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难得一次十分默契的读懂了对方的眼神——“要惨!”
不管两兄弟是怎么想的,在楼下练琴的永夜剧作家被声音惊动,走到楼上打开门一看,只觉得两眼一抹黑。
湿漉漉的床,枕头东一个西一个,被子乱七八糟的缠在离凡身上,很显然是这孩子急急忙忙想把被子掀开但是越弄越乱,一个空盆子倒在地上,还在滴水。再打开浴室门,一地的碎玻璃和各种颜色的液体,被揪翻的凳子,邪说可怜兮兮的缩在角落,还光着脚,想来是害怕踩到碎玻璃不敢走动…他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两个孩子!
“邪说,离凡!你们给我面壁去!!!”
两小只被剧作家拎鸡仔似的提着后衣领拎了出去,然后门“哐”的一声关上了,隐约传来清理玻璃的响声,声音很大,有故意发泄怒火的成分在,邪说乖乖的面对着墙壁低头检讨,一向闹腾的离凡也安静了,时不时偷偷看身边的哥哥一眼,然后又飞快的移开,扭扭捏捏半天才小声的问“哥哥,你没摔着吧。”
“没事”邪说摸摸摔得生疼的屁股,没好气的回了句,但是想着始作俑者好像是他,于是赶紧补充了几句“又不高,就是没有反应过来。”本来是记仇昨天离凡抢他的娃娃,想捣下乱,没想到差点把家拆了,冥冥之神真生气了怎么办…
“哥哥你放心,如果父亲要罚我就帮你担了,我知道你最想在父亲心中留下好印象了。”离凡偷偷挪到邪说身边,软软糯糯的说到,还带着小奶音,邪说无奈的白了离凡一眼,“你被冥冥之神罚的次数还不够多吗?天天捣乱,我帮你担还差不多。”
剧作家刚好走出来就听到这几句,没好气的把垃圾袋往邪凡双子面前一放,屈指在两个小家伙额头上分别弹了下,“罚你们去把垃圾扔了,然后跟我一起清理房间。”
被弹了的邪说懵懵的摸着额头,还在想冥冥之神有没有生气的时候,就被离凡连拖带拽的拉走了,画面类似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等两兄弟丢完垃圾回来的时候,又是亲亲密密两兄弟了,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咬耳朵,不知道在商量什么。永夜剧作家无奈的摇摇头,也不让他们打扫房间了,打发到客厅看电视,然后自己系上围裙开始做饭。
虽然很心疼化妆品,但是饭还是要吃的…
午餐很是丰盛,离凡和邪说难得没有在饭桌上大打出手,安安分分的扒着饭,时不时耳语一阵,剧作家还是忍不住清了清嗓子,问他们在说些什么,得来一片安静…
永夜剧作家 :  “……”
还是邪说顶不住压力,乖乖全盘托出,“马上过年了…邪说和小弟打算囤钱帮冥冥之神买新的化妆品…”由于太紧张,邪说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捏着衣角,紧绷着脸,一副严肃的样子,倒是把剧作家逗笑了,捏了捏小邪说的脸,然后摸摸有些不安的离凡的头,“你们有这份心就是最好的新年礼物了,快吃饭吧,这几天不忙,我可以多陪陪你们。”
“好!”两个人应答的声音听起来都精神了不少。
不过和谐的氛围只持续到晚上,洗好碗,正准备练琴的剧作家,又听到了一声巨响…这次是邪说。
“离凡?!你给我解释一下玩偶里面的棉花哪去了!!!”
“父亲救命啊!!!”
“……”
永夜剧作家觉得,他一定是受不了化妆品全碎了的打击才会相信这两个家伙真的能和谐相处…
和谐相处也处不过三分钟。

评论

热度(30)